站长统计

北京花蕊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一审行政判决书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9)京73行初12620号
原告:北京花蕊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和平街北口北京服装学院6号楼(北服创业孵化器230号)。
法定代表人:马花蕊,执行董事。(未到庭)
委托诉讼代理人:贺飞,北京观唐律师事务所律师。(到庭)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9)京73行初12620号
原告:北京花蕊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和平街北口北京服装学院6号楼(北服创业孵化器230号)。
法定代表人:马花蕊,执行董事。(未到庭)
委托诉讼代理人:贺飞,北京观唐律师事务所律师。(到庭)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鹤,北京观唐律师事务所律师。(到庭)
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蓟门桥西土城路6号。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未到庭)
委托诉讼代理人:孟令邦,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未到庭)
第三人:北京马氏嘉人服务服饰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黑庄户乡郎辛庄北路58号1005号楼2层。
法定代表人:马道林,总经理。(未到庭)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巧玉,北京共腾律师事务所律师。(到庭)
委托诉讼代理人:郑琳,北京共腾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未到庭)
案由: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被诉裁定:商评字[2019]第201470号关于第20408949号“MaryMa”商标(简称诉争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
本院受理时间:2019年10月16日。
开庭审理时间:2019年12月16日。
被诉裁定认定: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了2014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条的规定,裁定诉争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原告诉称:1.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字母构成、主体显著部分不同,整体呼叫、含义、外观和视觉效果明显不同,诉争商标整体与引证商标能够相互区分,不易造成消费者的混淆误认,不构成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之情形;2.诉争商标出于正当使用的合法目的申请注册,经过原告长期广泛的宣传推广使用,具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已经形成了稳定的市场秩序,且从未与引证商标产生过任何混淆和误认。因此,请求撤销被诉裁定,判令被告重新作出裁定。
被告辩称:被诉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作出程序合法,请求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第三人述称:同意被告意见,被诉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作出程序合法,请求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原告。
2.注册号:20408949。
3.申请日期:2016年6月23日。
4.注册日期:2017年8月14日。
5.标识:“MaryMa”。
6.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毛衣、围巾等。
二、引证商标
(一)引证商标一
1.注册人:第三人。
2.注册号:3318560。
3.申请日期:2002年9月24日。
4.专用期限至:2027年11月27日。
5.标识:“MarymaDesign”。
6.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服装、围巾、腰带等。
(二)引证商标二
1.注册人:第三人。
2.注册号:3318564。
3.申请日期:2002年9月24日。
4.专用期限至:2027年11月27日。
5.标识:“MarymaSeries”。
6.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服装、围巾、腰带等。
三、其他事实
第三人在行政阶段提交了“Maryma”品牌简介、纽约时装周报告、合作协议、定制合同以及马艳丽简介、广告代言、所获荣誉等,证明引证商标的知名度。
原告在诉讼阶段向本院提交了资助证书、使用协议、租赁合同及发票、产品和店铺图片、邮件往来、商城营业相关资料等证据,证明“MaryMa”源自原告的法定代表人马花蕊的姓名,经过原告长期广泛的宣传推广使用,具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已经形成了稳定的市场秩序。
此外,原告在庭审中明确表示对被诉裁定中关于诉争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与各引证商标核定使用商品构成类似商品的认定不持异议。
上述事实,有诉争商标和引证商标档案、当事人提交的证据以及当事人陈述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鉴于诉争商标的核准注册、被诉裁定的作出均处于2014年商标法的施行期间,基于法律不溯及既往的基本原则,本案对于被诉裁定的审查适用2014年商标法。
根据各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诉争商标相对于两引证商标是否构成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的相同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之情形。
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要构成该条规定之情形,须同时满足以下三个要件,即:一、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标志相同或近似;二、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务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务构成相同或类似商品或服务;三、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并存在相同或类似商品或服务上容易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上述三个要件应同时具备,缺一不可。
本案中,诉争商标与两引证商标均为纯外文商标,引证商标一、二中的“Design”、“Series”有“设计”、“系列”之意,使用在第25类服装等商品上,显著性较低,因此两引证商标的显著识别部分均为“Maryma”,该部分与诉争商标的文字构成、呼叫、含义相同,且诉争商标整体上并未形成明显区分于引证商标的特殊含义,故诉争商标与两引证商标已构成近似商标。鉴于原告在庭审中明确表示对被诉裁定中关于诉争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与两引证商标核定使用商品构成类似商品的认定不持异议,本院经审查,对被诉裁定的该项认定予以确认。较为近似的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并存于上述类似商品上,容易导致消费者误认为二者来自同一主体,或提供者之间存在某种特定联系,从而产生混淆误认。虽然原告主张诉争商标源自其法定代表人马花蕊的姓名,但这种起源和对应关系并未被相关公众所知晓,不能据此排除诉争商标与两引证商标混淆的可能性。此外,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经使用已经形成了稳定的市场秩序,产生了可以和两引证商标相区分的显著特征,从而不会导致混淆误认。因此,诉争商标相对于两引证商标已构成2014年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的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之情形。
综上,被告作出的被诉裁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北京花蕊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原告北京花蕊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各方当事人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交副本,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一百元,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何 暄
人民陪审员 张 博
人民陪审员 庄静兰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法官 助理 张凌博
书 记 员 邢 芮
案件基本信息
裁判日期: 2019-12-26 00:00:00
代理方: 被告
案件结果: 驳回原告诉求
案件标签: 商标
本案律师
刘巧玉律师
资深律师,律所创始人
知识产权
劳动纠纷
法律顾问
有团队
经验丰富
高级合伙人
立即咨询
“小法龟”公众号
在线问答请关注‘小法龟“不错过与您相关任何提醒哦~
微信扫码即可
打开微信,搜索“小法龟”公众号或扫码打开

快速提问关注“小法龟”

在线问答请关注‘小法龟“小程序。还有更多、更好服务,不要错过哦~

“小法龟”公众号

在线问答请关注‘小法龟“ 不错过与您相关任何提醒哦~
京ICP备20009782号 北京律刻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律所库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丰管路16号9号楼西国贸大厦3层3022
在线咨询
电话咨询
400-859-6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