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统计

不乱买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与北京闪亮时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侵害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京73民初1111号
原告:不乱买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
法定代表人:张远萌,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明涛,北京市兰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田君露,北京市兰台律师事务所律师。
技术辅助人:黄国栋,男,1995年6月15日出生,住吉林省榆树市秀水镇。
被告:北京闪亮时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平房乡石各庄(星海乐器公司仓库)25号平房。
法定代表人:任君,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晓萌,北京美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巧玉,女,1981年10月5日出生,北京美辰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住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
技术辅助人:蔡宇初,男,1978年9月21日出生,北京闪亮时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职员,住北京市海淀区。
原告不乱买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简称不乱买公司)诉被告北京闪亮时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闪亮时尚公司)侵害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不乱买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明涛、田君露,被告闪亮时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晓萌、刘巧玉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不乱买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使用侵权软件;2、判令被告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及被告官方媒体上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3、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0万元;4、判令被告承担原告因本案的合理支出119260元。事实和理由:原告是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并自主开发旗下网站“不乱买”(http://www.buluanmai.com)。该网站是一个创新的全中文海淘搜索引擎,自2014年8月上线以来积累了大量用户,并享有很高知名度。被告公司成立于2016年6月15日,经营范围与原告相同。原告发现被告旗下网站“闪亮时刻”(http://www.blinghour.com)自2016年7月上线,同为海淘搜索引擎,其网站设计、布局及源代码均与原告网站实质性相同。原告认为被告未经许可使用了与原告网站相同的设计、布局,采用相同源代码,牟取利益,损害了原告依法享有的署名权、修改权、复制权等,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故诉至法院,请求判如所请。
被告闪亮时尚公司答辩称:原告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驳回其诉讼请求。一、原告在证据中所提供的代码并非其原创或率先使用,原告对其所举证的代码无权主张权利。1、原告未能证明其著作权登记的软件内容与其提交的软件是否一致,且其在网站停止运营后的近2个月,被告网站上线后1个月相继申请软件著作权登记及公证代码。2、原告提供给法院用来比对的软件代码,未提供开发过程文件及代码来源。3、原告提供的代码中存在大量开源文件、第三方版权文件及大量在原告2014年成立之前的版权信息。二、原告使用了适用于GPLv2软件许可协议下的开源代码,根据协议相关内容,原告无权对其网站整个软件著作权等相关版权主张权利。GPLv2软件许可协议明确规定,只要软件在整体上或某个部分使用了来源于遵循GPL代码的文件,整个软件源码就必须无偿向所有第三方提供公开整套软件的源代码,无论前端代码还是后台代码。三、被告不存在与原告代码接触的可能性。原告提交的聊天记录、邮件往来等内容未经公证,不符合证据规则。彭康茂和李颖雁既不是被告股东也无劳动关系,与本案无关联性等。蔡宇初也是在被告网站上线后近半年才成为被告股东,且其在原告处不负责网页端开发,无法接触原告代码。四、双方的代码文件不构成实质性相似。根据比对结果,部分代码文件或系第三方开发,或版权信息不属于原告,或为数据文件,或近似度非常低,故无法得出实质性相似的结论。五、即使认定侵权,原告主张的赔偿数额过高。1、原告提交的《资产转让协议》中网站代码的定价仅为121239元。2、原告网站已无法打开,其软件也没有许可给任何第三方使用而获利。3、原告股东以25万元价格受让了37%的股权,故其中本次诉讼软件的加之非常有限。4、原告未提交合理开支的相应票据,被告对此不予认可。六、即使认定侵权,被告不认可侵犯署名权,原告要求赔礼道歉没有法律依据。且被告网站已于2018年5月全面改版,已停止使用之前的软件。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
一、与原告软件权属相关事实
2014年3月原告不乱买公司成立。2014年8月10日,不乱买公司网站(www.buluanmai.com)上线。2016年8月23日,国家版权局颁发计算机软件登记证书,显示软件名称为“不乱买时尚海淘软件(PC版)”,著作权人为不乱买公司,开发完成日期为2015年3月27日,首次发表日期为2015年3月27日。
原告提交了(2016)京中信内经证字第72865号公证书,于2016年8月30日对不乱买网站(www.buluanmai.com)页面信息、网页源代码及脚本源代码进行了公证。该公证书显示,不乱买网站页面底部标有“??2013-2016不乱买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字样。同时,原告亦提交了其网站源代码电子文件。
为证明早于不乱买公司成立之前涉案软件已处于研发阶段且原告对此享有著作权,原告向本院补充提交了如下证据:1、2013年7月11日原告执行董事张远萌的邮件,用以证明其于2013年7月11日注册了不乱买网站域名。2、四合公司营业执照及章程。3、资产转让协议,用以证明四合公司将资产转让给周晓东,其中域名清单显示为buluanmai.com。4、《关于不乱买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非货币出资协议》及记账凭证,用以证明周晓东将涉案软件出资给不乱买公司。5、2013年11月26日“mumu李永艳”电子邮件,用以证明当时不乱买首页已经建立。6、2014年4月30日彭康茂邮件“软件Bug的现状”、2016年4月8日软件信息采集表相应邮件、2014年1月30日blm年终总结邮件等。用以证明涉案软件的研发过程。被告对上述部分证据真实性不予认可,并认为域名与软件著作权无关,且上述证据不能证明该研发软件与涉案软件系同一软件。
庭审中,原告确认其主张权利的代码为其后端所有代码,不包括数据库。被告对原告软件源代码权属不予认可,但未提交相反证据。
上述事实,有经过公证的不乱买网站页面、微博页面、网站报道、计算机软件登记证书、源代码U盘、资产转让协议、出资协议、记账凭证、营业执照及章程、电子邮件、及庭审笔录等证据材料在案佐证。
二、关于被告闪亮时尚公司网站及接触可能性相关事实
2016年6月15日,被告闪亮时尚公司成立。工信部备案信息查询显示www.blinghour.com的网站主办单位为闪亮时尚公司,审核通过日期为2016年7月11日。
为证明被告对原告享有著作权的软件具有接触可能性,原告提交了微信记录、邮件截图、劳动合同及被告工商登记信息等。其中,微信名为“liyingyan”的人在聊天中发送了“blinghour.com”域名交易截图,并称该域名系彭康茂注册。该交易截图显示,域名blinghour.com,联系人彭先生,邮箱38651543@qq.com。邮件截图显示,地址为38651543@qq.com的邮箱于2016年7月2日向不乱买公司执行董事张远萌发送邮件,标题为“关于增加不乱买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二零一六年第一次临时股东会议案的函”,邮件落款为“公司监事:彭康茂”。2016年7月25日,该邮件地址发送邮件称,“于涛:首先声明……请按时支付我6月的工资,目前已拖欠长达10日之久…公司应该欠我至少可能有10万元。我会追究到底。彭康茂”等。与彭康茂签订的劳动合同显示,甲方为不乱买公司,乙方为彭康茂,签订日期2014年2月25日。第六条,甲方根据工作需要,聘任乙方在甲方的研发部部门从事CTO岗位的工作。第二十五条,乙方任职期间为完成甲方的工作任务、履行乙方的职务,以及主要利用甲方的物质技术条件等产生的知识产权,或者乙方因任何原因离职后1年内做出的、与其在甲方承担的本职工作或者分配任务有关的任何及所有知识产权成果,均属甲方所有,经申请获得的知识产权亦属甲方所有。与蔡宇初签订的劳动合同显示,甲方为不乱买公司,乙方为蔡宇初,签订日期2015年1月16日。第六条,甲方根据工作需要,聘任乙方在甲方的研发部部门从事移动事业部总监岗位的工作。第二十五条,知识产权相关内容同前。被告闪亮时尚公司工商登记信息显示,该公司股东之一为蔡宇初。
被告认为上述证据与本案无关,并向本院提交了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打印件及离职交接相关邮件,用以证明蔡宇初系2017年1月才成为被告股东,且其在原告工作期间负责iosapp开发,与涉诉源代码无接触。其中,被告股权变更信息显示,蔡宇初股权变更日期为2017年1月24日。邮件截图显示,2016年7月16日,蔡宇初发送邮件对原告方发送的“蔡宇初6月离职工资”邮件内容进行了确认。2016年8月19日,原告公司张远萌向蔡宇初发送邮件称“蔡总:如你配合公司将公司iosapp开发者账号重置密码邮件顺利转回,公司确认找回密码后将不再与你继续履行竞业禁止协议”。
被告另提交了被告公司简介打印件,用以证明被告公司在时尚行业具备一定影响力。
上述事实,有工信部备案信息查询单、微信记录、邮件截图、劳动合同及被告工商登记信息、公司简介及庭审笔录等证据材料在案佐证。
三、关于双方源代码获取及比对情况
原告对被告网站页面信息、网页源代码及脚本源代码进行了公证,并提交了自行比对的结果,被告对此不予认可。
诉讼中,原告向本院提交了调查取证申请,依据原告申请,本院于2018年3月向阿里云计算有限公司调取其服务器中被告网站后台全部软件代码,并于同年6月收到保全的证据材料共530.35GB。
因被告不同意向原告及案外人提供其网站代码文件,仅同意在法院的主持下进行比对,且由于双方代码文件数量庞大,双方当事人均同意采用抽样方式进行比对,故本院确认在本院主持下采用抽样比对的方式对原被告网站代码文件进行比对,抽样比对结果将推及全部代码。抽样及比对过程如下:
在本院主持下,对原告提交的代码文件进行现场勘验。将原告提交的源代码拷贝到勘验电脑上,搜索以PHP为后缀的文件共计3936个。以“copyright”为关键词搜索有版权信息的文件48个,剩余无版权信息文件3888个。在48个有版权信息的文件中2013年以后且版权信息为www.buluanmai.com的软件19个,版权信息为www.buhuiluan.com的文件2013年1个,2014年8个、2015年5个、2016年1个,共计34个,即剩余14个版权信息在2013年之前的文件。原告明确放弃上述版权信息在2013年以前的14个文件,即主张权利文件3922个。经双方当事人一致同意,本院确认以5%的比例从中挑选20个文件作为原告的抽样比对文件,再以关键词等方式确定被告的对应文件,最后用比对软件进行比对。
在技术调查官的监督下对本院调取的被告网站源代码压缩文件进行全盘解压。因存储设备原因,该文件解压过程出现报错。技术调查官对解压结果进行检查后认为,共计1086万个文件,基本解压完成,没有大的文件遗失,解压完成率95%以上。双方对解压过程无异议,但原告认为解压完成率未达到100%,可能影响抽样结果,故请求重新解压或提交鉴定或自行比对。合议庭在听取技术调查官意见后认为,解压结果出现报错系由不可预料的文件损坏造成,属于证据本身的问题,故对于重新解压缩的请求予以驳回。且现有的比对方式系经双方当事人一致同意确认,在被告不同意更换比对方式的情况下,合议庭对原告更换比对方式的请求不予支持。
原告针对其选取的20个核心代码文件在已解压的被告源代码文件中进行查找,最终确定对应文件13个。涉及的文件名包括order.php、message.php、shop.php、class.userinfo.php、class.price.php、config.brands.php、class.clientorder.php、houtai_info_ha.php、add_order.php、order.php、cart.php、config.brandsearch.php、act_haitou.php。针对上述13个文件使用双方确定的ultracompare软件与原告对应源代码文件进行逐一比对,最终由该比对软件输出13份比对结果。
技术调查官对原告提交的后端代码进行了筛查,排除了开源代码的使用,在此情况下,比对结果及事实分析如下:
1-order.php
摘要:1088行匹配197块差异463:1098行差异
被告(右)相对于原告(左)增加了一些不同国家转运的信息,以及拼单服务的代码,其他代码逻辑基本上两者一致,有变量名不同,但仅仅是细微的命名差异,还存在相同的有缺陷的注释“查库存(为了更新下商品的状态)”,匹配程度高。
2-message.php
摘要:15行匹配8块差异352:16行差异
被告(右)仅有增加商品详情的函数,原告(左)则有多个函数,匹配程度不高。
3-shop.php
摘要:166行匹配7块差异31:25行差异
两者函数代码基本匹配。还存在相同文字和格式的注释://实例化stdclass,这是php内置的空类,可以用来传递数据,由于json_decode后的数据是以对象数组的形式存放的,以及//所以我们生成的时候也要把数据存储在对象中,匹配程度高。
4-class.userinfo.php
摘要:112行匹配56块差异463:337行差异
被告(右)相对于原告(左)在会员信息定义方面有所不同,还有推荐码、短信验证等相关内容但非实质性内容,虽然在图像调整尺寸方面函数位置不同,但代码实质相同,因此基本匹配。
5-class.price.php
摘要:134行匹配73块差异838:838行差异
被告(右)相对于原告(左)增加红色标签、更多的转运、自提方式以及相关的函数。匹配程度高。
6-config.brands.php
摘要:3行匹配1块差异7389:11515行差异
两个文件都涉及到对各种品牌的参数定义,有相同的有不同的,被告(右)的多一点,但是整体上不涉及程序的核心功能,这两个文件对比意义不大,匹配程度不高。
10-class.clientorder.php
摘要:339行匹配115块差异456:807行差异
右边多了全球物流相关的函数,以及不同国家转运、修改用户订单地址的情况,但是这都基于业务的扩展。大部分代码以及注释都实质相同,并且存在相同的瑕疵如有相同的注释“//从新计算价格和免运等”,其中有错误拼写,应该是“重新计算”,匹配程度高。
11-houtai_info_ha.php
摘要:656行匹配83块差异267:242行差异
被告(右)相对于原告(左)有些许差异,总体上是实质相似。
12-add_order.php
摘要:285行匹配60块差异113:170行差异
被告(右)相对于原告(左)有些许差异,总体上是实质相似。
17-order.php
摘要:796行匹配171块差异345:804行差异
右边对计算价格的函数以及其他函数有所调整的情况,大部分代码以及注释都实质相同,并且存在相同的瑕疵,如有相同的注释“//吧商品放到数组”其中应该为“把”字,匹配程度高。
18-cart.php
摘要:107行匹配33块差异258:244行差异
两者差异较大,并且其对比的文件名不一样,匹配程度不高。
19-config.brandsearch.php
摘要:4行匹配1块差异7388:7001行差异
两者都是对品牌的定义文件,非功能性程序文件,大多数品牌一致,仅是相关赋值不同,匹配程度不高。
20-act_haitou.php
摘要:802行匹配129块差异214:491行差异
被告(右)相对于原告(左)有些许差异,总体上实质相似。
对于比对结果,原告认为,被告的13个代码文件中均存在大面积复制、抄袭原告代码的情形。比对软件输出的结果中显示不匹配的情况中存在双方代码的错行,在原告纠正了错行的情况下,匹配行占原告代码文件总行数的比例高达70.15%、84.26%、78.94%、71.07%、71.61%等。并且原告代码中多处极具个人特色的注释、标记信息等同样出现在被告的代码文件中。同时,被告代码与原告代码的编写在功能、逻辑、结构等方面都存在完全相同的情况。
被告认为,20个文件系原告单方面选择,并且其中7个没有在被告代码文件中找到对应的文件;3个文件属于第三方物流开发的软件;1个文件的近似度仅为3.83%,2个文件近似度为0%,剩下4个文件近似度各有不同,但无版权信息等,不认可双方代码文件构成相似。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自行比对文件、谈话笔录、勘验笔录、开庭笔录等证据在案佐证。
四、其他
关于GPL协议。2007年6月29日发布的该协议第3版有如下规定:定义部分,“本程序”指任何在本许可下批准的受版权保护的程序。“修订”程序是指从软件拷贝或者做出全部或一丁点儿的修改,这不同于逐字逐句的拷贝,是需要版权许可的。修订成果被称为先前程序的“修订版本”或者“基于”先前程序的程序。
第5条,发布修订过的源码版本,您可根据第4条的条款,以源码形式发布一个基于本程序的程序,或者从本程序中制作该程序需要进行的修订,但是您必须同时满足所有以下条件:a)……b)……c)……本许可以及第7条中的任何附加条款适用于整个程序及其所有部分,无论该等程序以什么形式打包。……d)……如果一个受保护程序和其它独立程序的联合作品,则若该联合作品并非该程序的自然扩展,也不是为了在某个存储或发布媒介上生成更大的程序,且如果联合作品和产生的版权未用于限制编译用户的访问或超出个别程序许可的合法权利时,这样的联合作品就被称为“聚合体”。包含受保护程序的聚合体并不会使本许可应用于该聚合体的其他部分;
第7条……您遵守GPL有关程序和修订版的各方面规定,但例外程序除外。例外程序是修订版本可识别部分,不是程序的衍生产品,例外程序本身可以合理视为独立和单独的程序,所有例外程序是修订版本可识别部分,不是程序的衍生产品,例外程序本身可以合理视为独立和单独的程序,并可根据其最初许可的例外许可发布,例外程序本身不能以Aptana发布给您的形式进行修订。这部分的目标代码或可执行形式随附相应机器可读的完整源代码,在同一媒介上的这部分的对应目标代码或可执行形式,被适用例外许可作为这部分的对应目标代码或可执行形式,按照GPL规定,与本程序、或存储或发布媒介量的修订版本整合的例外程序,是聚合体……。
被告认为,原告提交的源代码中使用了适用于上述协议下的开源代码,并向本院提交了(2018)京东方内民证字第7257号公证书及光盘。该公证书同时显示,原告网站最后更新日期为2016年6月。
另,原告对其主张的合理支出未提交票据予以证明。
以上事实,有公证书及光盘、谈话笔录及开庭笔录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争议焦点如下:
一、关于权属问题
《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第九条规定,软件著作权属于软件开发者,本条例另有规定的除外。如无相反证明,在软件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开发者。本案中,首先,根据原告网站的版权署名信息,原告对其网站包括源代码在内的作品享有著作权。其次,在案证据显示,原告网站上线日期为2014年8月,早于被告网站上线日期2016年7月11日。且根据被告提供的公证书记载,原告网站于2016年6月已停止更新。由此可见,原告提交的网站源代码形成时间显然早于被告网站上线日期。第三,原告提交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载明的登记日期虽晚于被告网站上线时间,但结合原告网站上线日期及运行时间,该登记证书亦可以作为其权属的佐证。最后,被告对涉案软件权属虽不予认可,但并未就此提交相反证据。综合考虑上述情况,在原告已就其享有涉案软件著作权提交初步证据且被告并未举出反证的情况下,本院对原告的权利予以认可。原告有权就涉案侵权行为提起诉讼。
关于原告权利的范围。被告认为,原告主张权利的3922个代码中,有15个版权信息为www.buhuiluan.com的代码及部分版权信息为2013年即原告成立之前的代码,原告对上述代码不享有权利。对此,本院认为,原告虽成立于2014年3月,但软件开发过程早于公司成立日期属常见情形,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本院确认原告对版权信息为2013年的代码享有著作权。而对于版权信息为www.buhuiluan.com的代码,本院认为,因原告提交的证据均不能证明其与www.buhuiluan.com之间存在关联性或对应性,故该部分代码应排除在原告权利范围之外。
二、关于开源代码抗辩
被告提交的公证书显示,原告网站的前端代码中使用了GPL许可协议下的开源代码,原告对此亦予以认可。被告认为,原告使用了适用于GPLv2软件许可协议下的开源代码,根据GPL许可协议相关内容,原告无权对其网站整个软件主张著作权。对此,本院认为,原告明确其在本案中主张权利的代码为后端代码。前端代码开发主要是指前端用户可见的操作界面如页面布局、交互效果等页面设计的一种实现方式,后端代码开发则主要是指后端用户不可见的服务端相关逻辑功能等模块的实现,二者展示方式不同、所用技术不同、分工亦有明显区别,属于可独立的程序。根据GPL协议的相关规定,GPL协议的许可客体是在GPL协议许可下批准的受版权保护的程序以及基于该程序的衍生产品或修订版本。就本案而言,原告主张的权利的后端代码中已排除开源代码,原告虽在其前端代码中使用了开源代码,但其后端代码程序并非其前端程序的衍生品或修订版本,故根据GPL协议的相关规定,该协议对涉案权利代码并无拘束力。据此,被告的相关抗辩理由不能成立。
三、关于涉案侵权行为是否成立
著作权侵权案件中判断被诉侵权作品是否使用了享有著作权作品的方法一般适用“接触加实质性相似”。关于接触可能性,首先,在案证据显示被告的股东蔡宇初曾在原告公司研发部门任要职(移动事业部总监),虽然被告辩称蔡宇初在原告处仅负责iosapp开发,但该事实并不能排除蔡宇初接触到涉案权利软件的可能性,故本院对该辩称不予认可。其次,原告提交的微信记录、邮件截图、劳动合同等可以形成证据链,证明曾为原告公司监事的彭康茂注册了被告公司网站域名,且彭康茂于离职时曾与原告就拖欠工资事宜产生纠纷,而彭康茂亦在原告研发部门任要职(CTO)。故综合上述事实,本院认可被告具有接触到原告涉案权利软件的可能性。
关于实质性相似。基于比对结果及技术分析可知,抽样比对的绝大部分程序文件在程序逻辑和结构方面实质相同,函数变量命名特点相同或相似,且被告不同文件的代码中多次出现与原告程序中相同的注释错误,该现象难谓巧合。据此,可以确定被告与原告的上述程序文件实质相似的比例较高,被告的该行为落入原告的复制权及修改权的保护范围。故被告未经原告许可使用涉案软件的行为已侵犯原告就其软件享有的复制权及修改权,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
关于署名权。因涉案侵权软件使用了原告的软件代码,但却并未注明该软件部分系来源于原告,该行为已侵害原告就其软件享有的署名权,依法应当承担赔礼道歉的民事责任。关于赔礼道歉的方式,考虑到被告涉案侵权行为的影响范围和可操作性,本院酌定被告在其网站首页刊登致歉声明以消除影响。
四、关于赔偿数额
对于赔偿数额的确定,因原告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原告损失及被告获利,而在原告损失及被告获利均无法确定的情况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应在五十万以下进行酌定。
本案中,本院对于赔偿损失的数额考虑以下因素:1、本案采用抽样比对的方式,抽样比例5%,即原告主张的权利源代码数量大;2、本案虽采用抽样比对的方式,但并非随机抽样,原告自行选择了其用于比对的20个代码文件,该选择有利于原告;3、在原告的代码文件中,有部分版权信息无法证明与原告有关,本院未予认可;4、在被控侵权软件中存在多处与原告代码中相同的注释错误,该抄袭行为具有明显主观过错等。综合上述因素,本院酌情确定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5万元。对于合理支出,原告虽未提交票据予以证明,但其公证行为真实发生,亦确有律师出庭,且本案乃计算机软件纠纷,涉及软件比对,专业性及复杂性较强,确实有必要委托律师代理诉讼。故本院在合理范围内对公证费及律师费进行酌定。
综上,原告起诉理由具有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条、第十条第一款第(二)、(三)、(五)项、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的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一、北京闪亮时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停止涉案侵害不乱买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涉案软件著作权的行为;
二、北京闪亮时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不乱买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经济损失二十五万元及诉讼合理支出三万元;
三、北京闪亮时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就其侵害软件著作权行为在其网站(http://www.blinghour.com)首页刊登致歉声明,以消除影响(声明内容需经本院审核,逾期不执行,本院将在一家全国发行的报纸上公布本判决的主要内容,相关费用由北京闪亮时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负担);
四、驳回不乱买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双方当事人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最高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宋 晖
人民陪审员 白 玲
人民陪审员 孙京伟
二〇一九年七月五日
法官 助理 夏 旭
技术调查官季晓辉
书记员谢馨蕊
案件基本信息
裁判日期: 2019-07-05 00:00:00
代理方: 被告
案件结果: 驳回原告诉求
案件标签: 著作权/软件著作权
本案律师
刘巧玉律师
资深律师,律所创始人
知识产权
劳动纠纷
法律顾问
有团队
经验丰富
高级合伙人
立即咨询
“小法龟”公众号
在线问答请关注‘小法龟“不错过与您相关任何提醒哦~
微信扫码即可
打开微信,搜索“小法龟”公众号或扫码打开

快速提问关注“小法龟”

在线问答请关注‘小法龟“小程序。还有更多、更好服务,不要错过哦~

“小法龟”公众号

在线问答请关注‘小法龟“ 不错过与您相关任何提醒哦~
京ICP备20009782号 北京律刻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律所库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丰管路16号9号楼西国贸大厦3层3022
在线咨询
电话咨询
400-859-6966